黄粱一梦[SSSB/SBSS]

黄粱一梦[SSSB/SBSS]
非原著走向
SSSB/SBSS
ooc注意
我也说不准该是什么个cp向,我更吃互攻。
私设画家Black.

这本诗集不算太旧,虽然总是在Snape的指尖儿里转过来翻过去,可毛了边儿的却只有一页。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诗。
西里斯一直不懂。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笔尖儿抵住有了些年头的纸页,墨水在纤维上推搡,拉扯出暗色的线条。
额头,眉骨,鼻梁,唇瓣,下颚,脖颈。
脑中似是敷了层雾浓白霭的纱,他说话的语气,音调,声线。他日常生活的作息,习惯,爱好。
什么都记得。
唯独少了一双眼。
“Severus.”西里斯将画笔压在纸上,用力揉了揉自己酸胀的眼。眼底因着长时间的过度劳累挂着血丝,年龄增长也让他的视力下滑得厉害。
“我得出门一趟,晚点儿回来。”
“...呃,因为一点儿灵感都没有了,我还希望挂满一屋子老蝙蝠呢。”
他揉乱自己脑后的发,为不能和爱人在一起享用下午茶懊恼不已。斯内普显然不吃他这一套,连个挂住不满的鼻音都没给他。
“晚上见.”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黑湖边的雪,霍格沃茨的穹顶,禁林的落叶,霍格莫德村的黄油啤酒,禁书区不着四六的情书本子。
一晃三十年。
西里斯开始后悔起来,找灵感这种事儿还是和爱人在一起比较靠谱点。毕竟吃三十多年前自己发的狗粮,这味道可不好受。
『你脑子里装的是豆腐花吗?』
『恭喜格兰芬多的王子,Sirius Black——荣获多动症大奖赛第一名。』
『为了你丰富的想象力,格兰芬多加五分。』
他笑了起来,画笔上沾染的颜料随着手臂的抖动甩出星星点点,都挂在贴合腿部的布料上。
“嘿!”西里斯捏住了笔杆。
“把颜料吃回去,不然回去Severus肯定要说我是个没毕业的小巨怪。”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移形换影一点儿也不适合上了年纪的人。
西里斯揉了揉自己不太舒服的胃。
“无所不能的梅林!请让我进家门的那一刻得到Severus的拥抱!”
遗憾的是,没有一个拥抱和缓慢亲昵的吻,只有他们的晚餐——用坩埚煮的那一种。
好在奶油的甜香和着番茄微酸的柔和口感塞住了他的嘴巴,小羊排烤得恰到好处的鲜嫩,花椰菜裹在奶汁里,还有一瓶存了多年的白兰地。
“生日快乐,Black先生。”
这一定是我这么多年过得最棒的生日。
他亲吻了爱人的大鼻子。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倏得惊醒。
西里斯捂住了眼。
水珠从眼角滚到耳侧,藏进他染了白的长发里。
“Severus.”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
这是斯内普最喜欢的一首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本世纪最著名的魔药大师,Severus Snape.
死亡三十周年。

END

*【】里文字为《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节选.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自卑,畏缩,装着一颗柔软又难以接近的心脏。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
斯莱特林装在心尖儿上的爱。

评论(23)
热度(36)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