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伯格说[SSSB] (一)

私设
麻瓜二人组

阿斯伯格亡命徒Snape
斯德哥尔摩小流氓Black

阿斯伯格综合症

无法准确理解他人的情绪,与他人交谈过程中会出现以自我为中心的独断行为。

无法进行正常的社会交往,包括建立亲密关系。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人质情结,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正文:

[一]

这是西里斯 布莱克被劫持的第一周。

脱臼,骨裂,伤口感染,颗粒未进,地窖的昏暗和难以抑制的疼痛让他的脑子不太清醒。

西里斯看着自己不能动的两条胳膊撇了撇嘴,琢磨着在劫持自己的混蛋再一次进地窖的时候叫住他。

“为你顽强的生命力而惊讶。”斯内普拉开了门。

突如其来的光线和声音让西里斯吓了一跳,惊吓过后总想用点儿什么方法找面子,显然他忘了自己还是个阶下囚的事实。

“用你的面无表情和没有一点儿起伏的语调来表示惊讶吗?”

斯内普拉扯起唇部的肌肉,可紧抿的唇线表示这个男人一点愉快的情绪都没有。

“嘿!”西里斯咽了口口水,“你把我抓来不是为了威胁警察吗!如果我就这么死了...”

话音未落,就被突兀靠近蹲在自己面前的斯内普吓得闭了嘴。

男人歪着头,掌心在西里斯的颈侧停住。那一瞬间西里斯甚至以为他要掐死自己。

“...有话好说别动手啊!”西里斯觉得自己胸腔里的小祖宗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斯内普又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然后把西里斯抱了起来,开门上楼。

直到西里斯躺在浴缸里,他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喂,你就把我扔在里面吗?我的两条胳膊都脱臼了。”

西里斯有些费力的仰起头,又看了看自己泡的皱皱巴巴的衣服。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要把自己泡水里,也许是某种癖好——杀人以前要洗干净?

“也许你可以帮我把胳...嗷!”

看来洗干净以前还要治好病。西里斯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感惹的一激灵。

斯内普没有再说话,掌心贴在他的肩胛骨上轻轻按压。

骨骼恢复行动力以后发出生涩的声音,西里斯转了转胳膊,小声说了句谢谢。

斯内普在原地站了一会,又把喷头打开,他看着男孩儿觉得很新奇,他不怕自己,还说了谢谢。

在自己卸了他的胳膊打碎他的踝骨以后。

这些是为什么,自己都不懂。

泡沫在掌心和发丝间打着滚,西里斯觉得自己是烧糊涂了,劫持自己的杀人犯,是的。

杀人犯斯内普,在给自己洗澡。

“嗯...你吃饭了吗?这条街走到头,那个小餐馆的千层面不错。”西里斯仰过头,喉结随着讲话还有唾液的吞咽上下滑动。

斯内普将指尖按压在那突出的小骨头上面,他感觉到手下的皮肤在绷紧,甚至于有些颤抖。

“你怕死吗?”
.
.
.
TBC

评论(18)
热度(18)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