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莱特林日记 [改]

斯莱特林日记 [改]
非原著走向
SSSB
大概有点玻璃渣
.
.
.

.
"如果只剩下一天的生命你会做些什么?"
"......"
"试着做一些改变?"
"我由衷期待死亡的到来。"
.
[一]好久不见,Mr.Black.
.
Sirius Black又回到了霍格沃茨。
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听说是在和食死徒搏斗的时候受了重伤。但他并没有安分的躺在圣芒戈里接受治疗,而是跟着他的教子Harry Potter——打败了黑魔王的黄金男孩,满世界的抓捕食死徒。遗憾的是,他最想抓住的人正坐在霍格沃茨的校长室里,他没办法冲进去用魔杖抵住他的喉咙大声喊叫——"滚去阿兹卡班吧,肮脏的食死徒!"
这足够他恶心好一阵子。
肮脏的食死徒,黑魔王的走狗,恶心的老蝙蝠,他把自己这一辈子能说的最恶毒的词语放在一起,大声的在Severus Snape面前讲出来。带有足够的恶意和不屑,如果可以,他更想给Snape一个阿瓦达而不是毫无意义的咒骂。
Harry甚至想让他的教父看看Snape的记忆,但男孩又明白Snape让自己看到那些绝对不想让人知道的过往就已经足够挑战底线。
可一切的解释都显得无比苍白无力。你无法改变一个格兰芬多的固执,更无法改变一个固执的格兰芬多认定的事。
Sirius看着这些努力为Snape辩解的人微笑起来。
"他会背叛你们,就像他背叛黑魔王一样。"
"如果是我,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狠狠地给他一个阿瓦达,尽管给他一个阿瓦达都是对他的宽恕。"
"他害死了James和Lily!"
"他还想杀死我!"
"这个恶心的食死徒!"
Snape从来没有反驳过Sirius,甚至没有出声。
.
[二]西里斯·玻璃心·布莱克
.
Sirius最近有个坏毛病。
他喜欢一脚踹开校长室的门,不在乎这是多么失礼。他最想看的就是里面的人尤其是Snape被巨响吓得失色,可实际上Snape连眼皮都不抬起来一下,而历代的校长们为此吃了苦头——比如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吓的摔下椅子。
Snape会给他最大的反应就是转过身用魔杖在耳旁点点——这大概是个闭耳塞听。有时候Sirius会破口大骂,大概是把他知道所有最恶毒最过分最让人难堪的词都说了一遍。Snape不理会那些足够恶毒的词语。他打开一本早就毛了边的书,再一次阅读那些他早就熟识的知识。
当然,Snape也有无聊的时候。捡起那些他太久不用的词语和毒液,批判Sirius每一句话,而且愈发刻薄。
当Black第三次拔出魔杖的时候,Harry终于从校长室领走了"从智商到学识没有任何长进的蠢狗Black"。
救世主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教父都被气到哆嗦第二天依旧活蹦乱跳的跑进校长室。睡觉前会说了狠话第二天怎么把Snape折磨的痛不欲生,睡醒了又挂着笑脸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最累的还是Potter.
.
[三]Avada
.
Sirius总是被Snape气的跳脚,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给Snape一个阿瓦达,那么什么问题就都解决了。
可他也清楚的知道丢失的记忆在抗拒这种想法,这念头每次只是冒个尖,他就能感觉到自己心里头的惊慌失措,还带着一股子乞求。
就像是记忆尖叫着让自己扔掉魔杖。
"难道我应该拿拳头揍他吗?"如果他不会拔出魔杖给我一个阿瓦达——我会打扁他的鼻子。
Snape知道说什么话能轻易的激怒Sirius,让他毫无理智的咆哮然后挥动他的魔杖。
从James Potter到Lily,虫尾巴,还有他自己。
"永远纯粹的Black——"
Snape的嗓音一直很好听。
天狼星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但这并没有成功阻止这个被激怒的男人拔出魔杖。
"Avada Kedavra."
Snape勾起一个笑。
有些褪色的画框掉在地上,摔断了一条边框。
.
[四]死亡
.
"Reparo."画框的断边被修好了。
只是那牵了银线的边框看起来黯淡不少。上面趴着的银蛇没有动过一下,就好像一下失去了魔法。
天狼星看着画布手颤抖的快拿不住魔杖。
月见草,萤火虫,还有抬眼就撞入眼底数不清的星星。
只是人不在了。

.
[五]软肋
.
Dark Lord抓住了布莱克家的叛徒。
这个认不清追随谁更好的愚蠢男人,将受到最好的招待,最后回到霍格沃茨。仁慈的Lord同意给他一个全尸。
Snape当然知道这是黑魔王的陷阱,劣质的陷阱。可他依旧要准备好一切跳进去。
"——我由衷期待死亡的到来。"
他乞求黑魔王让他看看曾经的对头有多么糟糕的下场。他说他会好好的招待Black。他说不用钻心剜骨也可以让Black跪在黑魔王的脚边。
"我相信你,Severus。你从来都让我满意。"
他带了足够的魔药,缓和剂,复方汤剂,还有福灵剂。
Black被折腾的没有力气再跟Snape贫嘴,他有些费力的扯出一个笑容。"Severus?"
"Stupefy."被Black攻击失去意识的Snape只会得到四五个钻心剜骨,但是攻击Snape的Black可能会得到十四五个。
Snape牵起嘴角挂着一个僵硬又不熟练的笑。他用指腹小心的碰了碰Black的额头,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个人了。
他需要用很多的缓和剂才能确保自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撑下去,还有足够的复方汤剂。好在他还有一个挚友,足够他交付Black的挚友。
"你可能会死,Severus."铂金长发的男人皱紧了眉头。
要知道他一点都不想帮Black逃走——还是在老友有生命危险的时候。
"每一个小时喂我喝一瓶。"Snape避开了这个话题。
"开始吧。"他需要让自己看起来和Black一样。
"Crucio!"连同Black受到的每一次招待。
.
[六]救赎
.
Black醒了。
他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他记得Snape给了自己一个昏昏倒地。
记得Lucius Malfoy把自己带到蜘蛛尾巷。
记得每一个小时都要被灌下复方汤剂成为另外一个人。
他更记成为自己的Snape四肢扭曲几乎没有出气。
他想给伏地魔一个阿瓦达,却将魔杖指向了别人。
"Please."这是Snape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Sirius Black杀死了自己。
.
[尾]从头开始
.
Sirius在七年级的时候带Snape去了一趟禁林,作为一个禁林的常客他知道不少好地方。
月见草,萤火虫,还有抬眼就撞入眼底数不清的星星。
Sirius把自己埋进那些银色的小花,冲着Snape拍了拍身旁的土地示意他过来坐下。
"如果只剩下一天的生命你会做些什么?"
Snape猛的侧头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孩,没有说话。
"试着做一些改变?"
这声音有些迷糊,Snape挥动魔杖给了他一个保暖咒。
"谢谢,Severus."
Snape张了张嘴,他还没有找到一个足够满意的答案。
"我由衷期待死亡的到来。"
"别这么说,你可不会死。我也不会。"这个男孩翻了个身,有点费力的伸长胳膊抱住Snape的腰。
后来他就睡着了,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盖着柔软的被子好好躺在格兰芬多的塔楼里。
再后来他们毕业,Snape成为食死徒,他进入凤凰社。
他们再也没见过。
直到他被伏地魔抓住,直到Snape死去。
所以他也不知道,Snape最为满意的答案是什么。
[——再看看星星吧,Black.]
.
.
.
END

评论(6)
热度(45)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