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的葬礼 [存梗]

"沈先生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性格恶略,孩子气,多疑,虚荣。
"可他愿意陪着这孩子折腾。"
从早安到晚安,偶尔会耍耍小性子撒娇,或者是一句一句没心没肺的表白。他从不在沈先生身上费心思,不去想怎么能让沈先生开心,怎么不让他难过——这从来都是沈先生要做的事。
他喜欢看到沈先生对自己没藏好的喜欢。羞怯又不知所措。这时候他就会把沈先生抱个满怀,小声的念叨着我喜欢你。
"沈先生不常笑,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笑容很傻。"
沈先生会赶在他的小男孩起床以前系上围裙,虽然那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被嘲笑了很多次。老男人总有点莫名的情节,比如只为自己的爱人一人下厨。虽然经常会被油星子烫到手,但也会为了小孩儿担心的眼神和慌忙敷到手上的冰毛巾挂起一露出八颗牙的笑。
"后来呢?"
后来呀——他拖长了声音看着女孩儿瞪大的眼睛笑了起来。
"后来沈先生就和他的小男孩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小男孩皱着脸蛋儿递给他一个小铁圈儿,也许是从什么小玩具上掉下来的某个零件。沈先生管它叫结婚戒指,宝贝的不行。挂在脖子上觉得没人看得见,戴在手上又怕弄坏了弄丢了。他总觉得这能代表点什么,也许是别扭到骨子里,不好意思开口的表白。
"他们一起变成皱巴巴的老爷爷。"
他会拉住楼下卖瓜的老大爷,举起手像个孩子一般的炫耀——你看呀,这是我的结婚戒指。也会买下小姑娘手里所有的玫瑰花,为了他根本就不存在的结婚纪念日。乐此不疲。
男人给女儿掖好被角留了小夜灯。他知道他怕黑,她也知道。
沈先生在男孩的婚礼上喝了个烂醉,他拉着小孩儿的手放到那个姑娘的手掌心。弯下腰把有点褪色的小铁圈儿放到地下,然后露着自己的大白牙笑了起来。
"百年好合。"

评论(2)
热度(3)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