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SSHP]

画笔

非原著走向

SSHP

甜腻腻注意

.

.

.

救世主再也握不住魔杖,也放开了火箭弩和金飞贼。

拿着一支木杆的画笔,陪着他的爱人共度余生。

I will right here when your world starts to fall.

.

[一]颜料有些怪味道

.

人们将记忆灌进画框,造就一个和自己记忆中一样的人。

他能和你说话,能听你唠叨,能在画框里过自己的生活。

画像的存在大概是人们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又能有点心理依托。

不过显然救世主的依托有些多。

Snape看着自己的新画像叹了口气。[够了Potter.这是我这个月换的第五张桌子了.]

Snape没想过自己的第一张画像就是由救世主画的。

当他知道以后也只是冷笑了一声说自己很荣幸成为黄金男孩的成名作。其实Potter家的仓库里还有上百张Snape的画像,男孩挑了好久才觉得现在的这张是最好看的。还好他没有选择恐惧症。

黄金男孩当上了画家,可他却从来不接别人的单子。

就算那些人为了得到救世主的画愿意出上万个金加隆。

“不!我的画笔底下除了Severus谁也不会画。”包括他自己。

他当然不会画他自己。

老蝙蝠对着一屋子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自己大声咆哮。

[Harry Potter!]

这是Snape去世后的第一个十年。

.

[二]甘草魔杖

.

Snape拥有让Albus眼红的糖果数量。

老校长总是来他的画框里串门,虽然老人说所有的食物都有一股油彩味。

但是他依旧吃的很开心。

从柠檬雪宝到蟑螂堆,这些东西Snape连碰都不想碰。

救世主每年都订购蜂蜜公爵的新品,这也意味着每年Snape都会拥有一个新的糖果屋。这让老蝙蝠觉得比穿花花绿绿的衣服还不能忍受。

尤其在某一个早晨发现,自己的魔杖变成了一根愚蠢的甘草魔杖。

如果可以,Snape觉得自己想把这根甘草魔杖扔到救世主脸上去。

当然他也就只能想想了。

在这个月第三次发现自己的魔杖变成糖以后,Snape已经懒得去吼了。

他觉得自己的嗓子需要休息。他的大脑也是。

Snape挥了挥自己的小木棍。我要去串串门。

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还算是合情合理。

霍格沃茨的画像太多了,他都不用不停的走,Harry就找不到他。

他度了一个月的假,黄金男孩找了一个月的人。直到他回来。

他的画框里多了一个人。

.

[三]先知波特

.

Snape觉得自己想尖叫。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自己离开一段时间,救世主就搬进来住了。

不,不。只是一个月而已。他张了张嘴没出声。

他只是个扔下魔杖的,没当傲罗的普通的Potter!

Snape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通顺。

Potter从来不普通,从他小时候就是。

[谁给你画的像?]

[是我自己,教授。]

看起来伟大的黄金男孩还是个先知,卑鄙的先知。

给自己画好一张画像,避免人们在漫长的生命里把他忘记。

这样不管过多久,他依旧是拯救整个魔法界的救世主。

受人敬仰,受人膜拜。

噢是的——他还是个画家,一辈子没为别人画像的画家。

他不敢问男孩是不是死了,虽然这种莫名的怯懦让他不知所措。可他确实怕得到一个答案,一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比如他是不是在寻找自己的路上被那些见鬼的食死徒杀了。

这会让他愧疚。或者是一种类似愧疚的情绪。

这种情绪堵在他的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

画像是怎么喘不过气的?Snape冷笑。

[Get out,Potter.]

.

[四]躲避

.

Snape不再说话,从男孩在画像里出现开始。

他不问,男孩不说。

几乎男孩在的时候,他都会躲到其他的画框里去。

霍格沃茨的画像太多了,他都不用不停的走,Harry就找不到他。

可他忘了现在Harry也是画像了。

男孩可以和每一个人微笑着打招呼,轻而易举的讨所有人喜欢,包括那些斯莱特林的老淑女,他总能让她们露出笑脸。

Snape无处可躲,不管他去哪,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跑到救世主的身边去打小报告。

这时候哈利·运动神经发达·会讨好人·不要脸·狗鼻子·波特,就会骑着他开满小花的扫帚飞过来。

飞到Snape旁边,跟他说说自己今天都做了什么,跟哪个骑士比赢了剑术,又帮哪个姑娘修好了木头椅子。

Snape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然后拔出魔杖给了自己一个闭耳塞听。

他觉得如果自己再看到这个人,或者是听到他的声音,哪怕多一秒,他都会想给自己一个阿瓦达。

这一次救世主没有再摘下自己扫帚上的花,小心的递给他。

.

[尾]好久不见

.

救世主消失了。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包括那些平时和他混的特别好的小姑娘们。

这次换成Snape满霍格沃茨跑,跑遍角落的每一张画像。

他想不出Harry还能去哪。

霍格沃茨的画像不会连通校外,也没有任何人或者说有任何东西可以通过画像进入霍格沃茨。

Snape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白了,如果画像的头发也会变白的话。

他想是不是男孩在和自己赌气,气自己当时一句话也不说就走。

等他死了变成画像,每天还躲躲藏藏的躲他。

他是因为自己才死的。Snape抿了抿唇线勾起一个苦涩的笑。

是的,是的——就像Lily一样。

你会给人带来厄运的,Severus Snape.你喜欢的人没有一个活着。

他躲避所有人的视线,回到挂满自己画像的房间。

这里安静的让他觉得陌生。

没有男孩的絮絮叨叨,没有穿着花哨的Snape们互相讽刺...还没有甘草魔杖。

就好像有关Harry Potter这个人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消失的干净。

“Hey,Severus.”

男人猛的抬头,耳侧的软发挂在鼻子上让他显得有些滑稽。

“好久不见。”

他张了张嘴没出声,或者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Albus说画像吃什么都有颜料的味道。”

“所以我想去找找,有没有什么颜料是甜的。”

“我怕你一个人无聊,就把自己也画进去了,但是好像是有时间限制?”

[Get out,Potter.]

.

.

.

END

评论(5)
热度(43)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