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道而驰[续/SBSS]

背道而驰[续/SBSS]

非原著走向

SBSS大概

撒玻璃渣子注意

.

.

.

.

Some things,once you've loved them,become yours forever.

有些东西,当你爱过后,就永远属于你。

And if you try to let them go,

如果你想对它们放手,

they only circle back and return to you.

它们只会打转,然后回到你身边。

They become part of who you are.

它们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Or they destroy you.

不然就毁了你。

.

[一]逃跑

.

Sirius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Snape分开。

他曾觉得不管发生了什么,自己都一定会待在那只老蝙蝠身边。直到有个格兰芬多的姑娘出现。

他不知道为什么迷魂剂会在一个孩子手里,也不知道这个姑娘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的魔药还没有好到可以破解迷魂剂,又或者迷魂剂的药效大到盖过了[真爱]。

他爱上了那个姑娘。

他对那个姑娘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包括她说的,Snape从来没有爱过他。

Snape深爱Lily·Evans,又或者说是Lily·Potter.

Sirius对有关于Lily的事有种说不出的情绪,也许是愧疚,也许又有些不平衡。Snape几乎为她活了半辈子。可他忘记了,Snape的后半辈子都是为他活着的。

他走了,带着所有的和Snape的记忆。

他看到Snape眼底的不可置信,和他自己不确定是否真实的痛苦。所以他跑了。

把Snape一个人扔下。

后来他听说Snape离开了霍格沃茨,也只是张了张嘴没说话。或者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觉得Snape是因为自己才离开的,又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走。

也许因为迷魂剂的药效大过真爱。

.

[二]记忆

.

Sirius·Black觉得他自己忘记了很多很重要的事。

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也找不到记忆被修改的痕迹。

他被小Malfoy质问为什么和一个格兰芬多的姑娘结婚,为什么要给Snape寄邀请函。

他从没有给Snape寄过邀请函,他记得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自己结婚会邀请他的地步。

但是Snape收到了。

"也许我们是好朋友?我最近好像忘了很多事..."

铂金男孩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他觉得在Black这里多待一秒钟都是对他,对Snape的侮辱。

Sirius还想琢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小妻子就过来亲了亲他,让他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

所以Black就去休息了。

然后他忘记了有个人问他为什么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结婚,忘了有个人问他为什么把Snape一个人扔下。

忘了他曾经跟一个人说过一句话,那个人记了一辈子。

"I have never ever love the man as I love you."

他只记得自己马上要结婚了,他儿子的教父会是Snape。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会去说,会按照这个念头去做。

Harry帮他带话。

.

[三]疼痛

.

Black觉得自己脑袋里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尖叫着祈求他找回记忆。他知道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却毫无头绪。疼痛从脑海深处传到四肢百骸。他觉得再这么下去,他可能会忍不住给自己一个阿瓦达。

他的记忆里几乎没有Snape了。从儿时开始,到他们讨论怎么养活自己,讨论什么是未来。他几乎把他忘了个干净。磨平了所有的,Snape留下的痕迹。

他的小妻子开始流泪,跪在他的床前乞求梅林,让自己少一点痛苦。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手却比大脑要快的多。他抚平她紧皱的眉心,但是突如其来的违和感让他停下手里的动作。"不。"

他的妻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和他一起生活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个人不是她。

他不知道哪里错了,但是他知道错了。

从一个断点开始,就全不对了。

他猛的起身感受那些深入骨髓的疼痛。"Crucio!"

是的他记得,他受过这个魔咒,他帮Sn......

记忆又一次被截住。他抬眼看着他的小妻子。

"永远不要在一个Black面前,炫耀你的黑魔法。"

.

[四]我求你

.

他看着哭的喘不上气的女孩。

听她说她是如何得到迷魂剂,如何给他下药,如何抹去他的记忆,如何让Severus·Snape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如何让他爱上自己,相信自己。

"把我的记忆还给我。"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什么都不懂的,只会用魔咒和魔药来得到她想得到的人或者结果的小姑娘。她除了魔咒什么都不知道。

"把我的记忆还给我!"

她不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她不知道这么做对人的伤害有多大,她只是想和Sirius·Black在一起。

就像Sirius·Black也想和Severus·Snape在一起一样。

"你魔咒不是很好吗!把我的记忆还给我!"

她幻想着Sirius会和她在一起。她以为用魔咒和魔药就可以得到一个人。一个从来不爱她的人。

"我求你。"

"我求你把我的记忆还给我。"

她看着Sirius红着眼眶紧握魔杖。她毫无办法。她只能看着他痛苦,只能让他更痛苦。让他忘记一个住在心脏最深处的人,又把一切都挖出来,从他心脏里。

对不起,她无能为力。

.

[五]有关于你的记忆

.

他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和他的爱人的一切。

他找遍了霍格沃茨的每一个学生,让他们把关于Snape的记忆放到冥想盆里。

他不敢去找Snape,他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过分的事,而在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以后,自己还把他忘了。

他开始接受治疗,每天喝的魔药多到让他觉得自己会被毒死。记忆一点一点回到脑袋里。

终于有一天他打算去找Snape。他记起了所有的。

包括他邀请Snape参加婚礼,包括他让Harry带话,希望Snape成为他孩子的教父。包括那一天Snape眼底的不敢置信,还有疼痛。

Albus让他去蜘蛛尾巷,一同带去的还有冥想盆。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挂着一脸傻笑。

"Apparate."

他本来以为Albus给他冥想盆是想让Severus看自己记忆,用来告诉男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被魔咒左右。

但是到达蜘蛛尾巷的一刻他开始不安起来。

大大小小的玻璃瓶装满记忆,放在落了一层厚灰的桌子上。空气里没有一点他熟悉的魔药的气味。

.

[尾]月见草

.

他来到那片开满月见草的土地,躺在Snape曾经躺过的位置上。这里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星星。他最喜欢的星星。他死以前都要看的星星。

"Severus."

他蜷缩起身子躲在那些银白色的小花底下。用力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应该哭一场。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疼的都要裂开了。

"Severus."

他才知道他的老蝙蝠死了。在所有人都知道以后。明明他才是他最亲近的人,他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Severus."

在他和那个姑娘拍什么见鬼的全家福的时候,他的Severus躺在圣芒戈,忍受着钻心剜骨的疼痛。

"Severus."

在他因为愧疚不敢见他的时候。

他的Severus躺在这里一声一声的叫他的名字。

他的Severus有了白发,他的Severus有了皱纹。

他的Severus再也回不来。

"Severus."

"Come back, please. "

.

Sirius不知道,Snape喜欢星星的理由,只是因为觉得它们和Sirius的眼睛很像。

.

.

.

END

评论(14)
热度(41)
  1. 饕餮Greco 转载了此文字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