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道而驰[SBSS]

背道而驰

非原著走向

SBSS大概

撒玻璃渣子注意

.

.

.

.

Some things,once you've loved them,become yours forever.

有些东西,当你爱过后,就永远属于你。

And if you try to let them go,

如果你想对它们放手,

they only circle back and return to you.

它们只会打转,然后回到你身边。

They become part of who you are.

它们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Or they destroy you.

不然就毁了你。

.

[一]当你离去

.

Snape没想过自己和Sirius会分开。

他曾经觉得除了死亡,大概没有什么能把那大脑里塞满了芨芨草根的蠢狗赶走了。

但是事实证明,凡事都有例外。而Sirius·Black的那个例外就是,他蠢的没有大脑。

Black深信着老蝙蝠从不爱他,就像Snape深信Black不会因为愚蠢的挑拨离间就离开一样。

或许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一个离开自己的理由。

Snape勾起一个笑容看着闪着光的请帖。

他觉得自己应该也相信那些,被自己认为是愚蠢至极的挑拨。因为它们现在全是真的。在Black离开以后。

这真是恶毒。他挑高了眉头。Black邀请自己参加他的婚礼,和一个霍格沃茨刚毕业的,格莱芬多的小姑娘。不是自己。

"是的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他抿了抿唇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不过很遗憾,我并没有想去的念头。"

见鬼的愚蠢的Black.

魔药大师交了辞职信,他想着那些小巨怪会很高兴。

他估计自己回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Black的孩子了。

Snape又看了一眼霍格沃茨。

"Apparate."

.

[二]回家的路

.

Snape几乎没命。他碰到了逃跑的食死徒。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是可以依靠的后背,只有他自己。

他受了十一个钻心剜骨。左边半个身子的骨头几乎碎了一半,黑色的巫师袍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当他一身是血的倒在霍格沃茨的礼堂的时候,满耳的尖叫声让他用最后的力气给了自己一个闭耳塞听。

他醒来的时候是在圣芒戈。

全身的骨头都在尖叫着控诉疼痛,钻心剜骨带来的后遗症让他觉得自己呼吸不畅。他精通魔药可依旧没办法让自己感受哪怕一点。"也许我需要一些无梦药水。"

救世主在他的病床前红着眼眶,委屈的就像男人又像以前一样狠狠的训了他。可是梅林知道,Snape现在连呼吸都困难。"Sirius想让你当孩子的教父,教授。"

Snape觉得他应该现在就给救世主一个阿瓦达。狠狠的,毫不犹豫的。但是他依旧费力的给了自己一个闭耳塞听。什么都没说。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被疼碎了,也许一同破碎的还有自己的心脏。

在自己快去见梅林的时候,Sirius·Black抱着他的儿子,陪着他的老婆,让救世主给自己带话,想让自己当他孩子的教父。

哈。他缩进了被子里。

.

[三]忘记

.

Snape在圣芒戈住了半年。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差了。

大量的失血和长期的营养不良击垮了他。医生甚至怀疑Snape在霍格沃茨被虐待。当然这并不可能。

这期间救世主和他的小朋友们,几乎是每天都跑到Snape的病房来看他。虽然每次都会被赶出去。而Black一次都没有出现过。Snape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他,救世主带来的。他搂着妻子抱着孩子笑出一口大白牙,被评上了今年最有魅力的巫师先生。

照片里的Sirius大概是看到了他。男人紧紧的搂住妻子的肩膀。Snape知道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魔杖。

这可真是讽刺。Snape裹紧了被子笑了起来。

他总是还有那么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Sirius会到圣芒戈来看他,然后生气的大喊大叫,拔出魔杖说着要给那些食死徒阿瓦达。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Black甚至没有离开过他的妻子。甚至从没有想过Severus·Snape这个人。

Snape觉得自己的眼眶在发热,但是干涩的无法流泪。

他开始觉得累了。

"见鬼去吧。"

.

[四]独角兽

.

Snape的身体开始迅速恶化。皱纹爬上他的脸,他有了白发。直挺的背脊开始弯曲,手指变形的程度快让他握不住魔杖。他现在看上去比老校长还虚弱的多。

他快死了。他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

他又回到了霍格沃茨。

Albus紧紧的拥抱他。"欢迎回家,Severus."

他轻拍了拍老人的背,然后有些艰难的向着禁林走去。

他要再去看看那些月见草。临死之前。

他有些紧张的握紧魔杖,禁林里的八眼巨蛛可不是陪着孩子过家家的。但是意外的,一路上什么都没有。

直到他看到那个银色的动物。

他以前见过独角兽,而那个独角兽在看到他的瞬间就开始慌乱的嘶鸣,然后飞快的跑了。独角兽讨厌黑暗,也讨厌他。但是这次没有。

那只独角兽小心的,慢慢的靠近他,在几乎靠在他身上的时候停了下来。它在嗅他身上的味道。然后打了个喷嚏。Snape黑了一张脸打算绕过这个莫名其妙的动物,去找他的月见草。但是独角兽咬住了他的衣角。

它小心的,轻轻的拽了拽他。

Snape挑高眉头有些不确定的往前走了一步。

然后看到刚刚一脸冷艳高贵的独角兽撒欢一样的,围着他跑了一圈儿,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

[尾]月见草

.

他发誓自己从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月见草。

多的可以把自己埋在里面。

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然后他也笑了出来。

这把独角兽吓了一跳,它走过来蹭了蹭他垂下的手,抬起了自己的蹄子。

"你准备做什么?""血,Severus."Albus轻轻的说。

Snape知道老人一直在,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来。

"我以为你会躲起来,直到我死。"

"不,你要知道,这有些难。"老人眨了眨眼。

被祝福的独角兽的血,可以救活濒死的人,还能让他永生。这是不是真的没人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得到过。

"不。"Snape摇了摇头。

"它治不好我。我也不想尝试独角兽的血是否能让我永生。"他怕自己一个人被留在这个世界上。

"回去吧Albus。我一个人等着死亡来临就够了。"

"记得别给我画像。"

"那些小巨怪会让我觉得脑袋疼。"

他又拥抱了老人,然后躺在了月见草'堆'里。

它们多的可以把我埋起来。他勾起唇角。他觉得自己的腰有点疼,也许是泥土太冷了。

他看着天空,这上面挂满了星星。今夜的火星异常的闪亮。他想着想着笑了起来。

"Sirius·Black."他小声的叫着这个名字,或者是因为已经无法再将声音放大。

"Sirius·Black."他的眼神开始涣散。

"Sirius·Black."他叹了口气。躺在星空底下让他觉得就像是Sirius在看自己。我一直很喜欢他的眼睛。Snape有点难过的闭上眼,又觉得能在死之前再看看他就好了。

"Sirius·Black."他睁开眼睛,黑暗开始吞噬星空。

"I have never ever love the man as I love you."

"I'm sorry, and, goodbye."

.

.

.

END

评论(6)
热度(45)
  1. 饕餮Greco 转载了此文字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