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B]姜饼狗和热牛奶

姜饼狗和热牛奶

非原著走向

SSSB

圣诞节篇发糖提醒

污水排放ooc注意

.

.

.



.

对小天狼星来说对圣诞节的记忆就是姜汁饼干。

大狗形状的,老蝙蝠亲手做的。

有着甜腻奶油味,还有微微苦涩姜汁味道的饼干。

"相对于吃这种奇怪味道的饼干,我还是更喜欢看Severus做。"大狗捧着牛奶杯喝了一口。

老蝙蝠表示他只是喜欢看Sirius喝完牛奶以后嘴边留下的一圈儿白。而除了姜汁饼干,并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大狗喝牛奶。即使这可能能让他身体更好一点,不在床上被老蝙蝠欺负到哭。

.

[一]榭寄生

.

Severus Snape是个死板,无趣,刻薄,阴沉,心脏长歪了,不讨人喜欢的老男人。

也许某些形容连Sirius都无法否认。

"他就是心脏长歪了!他甚至在床上都和我讨论怎么扣格兰芬多的分!"绿眼睛的男孩赶紧把他炸毛的狗狗教父从寝室打包送到地窖。

其实Snape还有很多爱好。他喜欢看Sirius被自己气的涨红脸,喜欢看Sirius睡着以后一下一下吹着自己额头前面的软发,喜欢看Sirius喝完牛奶嘴边留了一圈儿白印。不过他还是最喜欢看男人在自己身子底下时候鼻尖发红,有点哑的声音轻轻叫自己名字。

"Severus."

这感觉可不太妙。他挑高了眉头一下合上书。

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舞会做准备,包括正到发情期渴望每个人都爱上他的Sirius Black.只有他在挂着一身雪花和蝴蝶结的校长面前关上了门。

是的他一点也不想穿着愚蠢的衣服在所有人面前,搂着Black的腰跳舞,或者找一串榭寄生接个吻。不过那些小女生就不太好说了,她们会找任何借口把那只没有脑子的蠢狗带到那种愚蠢的植物底下,而一个绅士是不会拒绝她们的。

"见鬼的绅士。"他挥动魔杖的时候地窖的门被敲响,穿着银色礼服的男人就着慢三步的曲子缓缓弯腰。

可能你不知道,Snape今天穿的衣服和他堆在柜子里的长袍不同,也许上面有一些暗纹。

"太慢了,Black."

.

[二]捉迷藏

.

Snape讨厌黑暗。尤其怕没有一丝光线的同时还没有声音,这让他崩溃。

他跟着闹脾气的大狗跑进了禁林,然后被突然浓起来的雾气逼到迷路。

"Nox."魔杖顶端的光亮只能让他看到Black,而满脸委屈的男人连脸都是模糊的。"Dame it."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守护神冲进迷雾没了踪影,红色的求救信号被雾气吞噬。他瞪了男人一眼然后握住他的手往前走。"你最好紧紧的跟在我后面,不然我可不敢肯定能把你活着带出禁林。"

他被脚下裸露在土地表面上的树根绊了一下,随后皱紧了眉头。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敢保证前面没有危险。紧握魔杖的手指失去血色变得苍白而僵硬,张开另条手臂把男人护在了身后。

悉悉索索的小动静让他白了脸,他拦着好奇心大极了的男人往后退,毫无疑问,如果出现什么东西Snape一定会给他一个阿瓦达。

"噢Severus.这个时间了你应该和Sirius去睡觉了不是吗?"老人冲他眨了眨眼,魔杖轻轻点了点雾气就从中分出一条路。

他点了点头一把拉住还想说什么的大狗往回走。"不要说你还没和你的校长唠家常,Black.跟着我回地窖。"

只是他没看见男人回过身冲着老人挥了挥魔杖。

银色的字儿从魔杖顶端冒出来,有点着急的冲着Albus跑过去。

"Severus可爱极了!"

.

[三]惩罚

.

Severus知道了一些事情,他看着Sirius抿紧了唇。比如为什么禁林里会突然出现浓到什么也看不清的雾,比如没有任何回应的守护神和求救信号。

来自Albus·Percival·Wulfric·Brian·Dumbledore.

他不只是有点生气,他觉得自己甚至想给Black的屁股一个阿瓦达。至于为什么是屁股,"我想不到我还能给Black的哪里一个阿瓦达了。见鬼。"

我应该给他一个记忆深刻的小惩罚。他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揉了揉。"过来,在我没想着把你的魔杖捅进你的屁股里之前。"虽然这个主意再好不过。他觉得自己可以想象,如果这么做了以后Black握住魔杖的同时脸就会红成狗屁股。被日了以后的狗屁股。

他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Black没说话。长袍被他攥出一堆的褶子,耳朵尖儿大概是因为自己刚刚的话泛着红。但是这并不是他能避免被修理的理由。

他站起身,缓慢的像作秀一般的解开自己衣领的扣子,他有一整排的扣子可以解,还有Black的。

是的,没有什么惩罚会比让Black下不了床更让他记忆深刻了。

"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你喜欢什么颜色的丝带。"

"喜欢什么样的姿势被我干的爬不起来?"

"你是喜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哭一边叫我名字,还是喜欢在浴池里射到大腿抽筋?"

不不不这绝对不是Severus,这是谁啊他喝了复方汤剂吧!!!!大狗在心里尖叫。

"没有什么人能用复方汤剂模仿我。Black."他压低了声线凑到男人耳边。"而且我觉得你大概,可以认得出我的尺寸和力度。"

隔了几天大狗打包把自己送到了格兰芬多塔楼。

"我要死了Harry!"

.

[尾]哄狗要用狗饼干

.

现在整个格莱芬多都知道了油腻腻的老蝙蝠欺负了他们正义的Black教授。至于怎么欺负的,听说老蝙蝠放狗咬了Black教授的屁股。

Severus用食指点了点桌子,给波特的论文打了个T. 他摇了摇头把羽毛笔扔到一边。他记得好像挠梨子就能进到厨房了。

大狗有些不开心,Severus都没去格兰芬多塔楼找他。等他回到地窖就更不开心了,因为Severus根本就不在。所以他又跑回去找他的小教子了。

"他居然不在地窖!"来自抱着尾巴哼唧的大狗。

救世主在想自己会不会因为知道太多事被阿瓦达。

银色的大狗钻出墙壁,直直撞在正哼唧的家伙身上。它碰了碰大狗的鼻子示意他跟着自己走,然后在大狗也一头撞到墙上以后,略显歉意的探出一个头。"它绝对再嘲笑我!"

这时候老蝙蝠在和面糊做斗争,他觉得这简直比魔药还要难。Black跑进厨房的时候一个抬头就看到男人的大鼻子上挂着面粉,挂着面糊的魔杖被扔在一边,小精灵们尖叫着用自己的脑袋砸桌子。

他开始大笑,然后突然被亲了一口,这可真犯规。他小心的把男人鼻子上的面粉擦掉,嘀咕了一句以后坐在地上甩了甩尾巴。"我可能会等很久。"

刚烤好的饼干有点烫,但是意外的酥脆。奇异又苦涩的味道是姜汁,清甜的味道是奶油,可惜Sirius吃的时候还是阿尼玛格斯的形态,牛奶挂在每根胡子尖儿上往下滴答。

Snape费力的把他抱了起来,然后亲了亲大狗湿漉漉的鼻尖。

"欢迎回来。"

.

.

.

END

.

圣诞快乐噢!!!!!!!!!!!!


评论(26)
热度(200)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