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LE]融于骨血

融于骨血

非原著走向

SSLE大概?

大概有些玻璃渣

请小心食用

.

.

.

.

Some things,once you've loved them,become yours forever.

有些东西,当你爱过后,就永远属于你。

And if you try to let them go,

如果你想对它们放手,

they only circle back and return to you.

它们只会打转,然后回到你身边。

They become part of who you are.

它们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Or they destroy you.

不然就毁了你。

.

[一]只有她的回忆

.

疼痛被血液涌出时所带的眩晕感冲散,寒冷和窒息感却无从躲避。他快死了。这个认知让他不知所措。他微微侧了侧头,这个小动作让他觉得有些难受。毒液顺着血管遍布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吞噬一切能让他稍微舒服一些的抵抗力,毒素让心脏的跳动变得缓慢,他开始觉得有些冷了。

男孩带有生命力的甚至让他觉得灼烧皮肤的手指贴上颈部,小心的按住自己正在流血的伤口,绿眼睛和她如出一辙,是的不可否认,这是她的孩子。

"Take it...take it up, please."

热量的流失让他眼前发黑,温热的液体刺痛他的皮肤。记忆即将被翻阅的认知让他抿紧了嘴唇,这让他很不愉快,就算他要死了。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在最后了还要让这个孩子有负担。可是他不想自己用了一辈子,或者说是半辈子还不到的隐瞒的事,再也没有人知道。冥想盆能让她的孩子知道些什么,那些关于他父母的,自己的。

"Look at me."

"You really have your mother's eyes. "

.

[二]如果能重来

.

Severus Snape从来不是个讨人喜欢的人。

如果他嘴巴里吐出的词汇过滤了那些让人崩溃的毒液,那么这句子里也就不剩什么了。

他不会说什么华丽的讨女孩儿欢心的措辞,也没有在任何一场舞会上把自己收拾干净邀请心上人跳个舞,他更无法每天花一个金加隆买一朵还粘着露珠玫瑰花。

噢,他还说了很过分的话。他笑了笑。他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现在可以一边想着Lily一边笑,毕竟这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从自己愚蠢的行为开始。也许,也许因为自己快死了。他觉得他甚至可以看见梅林在对他微笑。他轻轻的哼了一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Snape。这意味着你不仅要死了还会变成一个神棍。好吧好吧,起码你看着Lily的孩子长大了。就算他是个Potter,令人厌恶的Potter,和他父亲一样。

Snape没有老波特的张扬,也没有他的好人缘和运动细胞。他的恐高症很严重,他一点也不喜欢飞行课,尤其是和格莱芬多一起上的。巨怪波特会极尽一切手段去炫耀他的飞行技术有多么好,"真怕他会摔断他的脖子。"

如果Lily听见一定又要扯着自己的耳朵说教了,可能还会抱着书快步的往前走。不吃晚餐后的焦糖布丁,第二天面包上抹的果酱突然换成了橘子味。

他知道Lily喜欢靠在树下看书的时候听黑湖的人鱼歌唱,知道Lily早餐喝的南瓜汁一定要加牛奶,知道Lily喜欢的作者什么时候又写了新书,知道Lily做魔药时候顺时针搅动之前食指有个小动作。

可惜她死了,自己也要死了。

他费力的看着男孩挂着惊慌的脸,转了头闭上眼。

.

[三]遇到你之前

.

他有个不停喝酒只会打他的父亲,每天哭着道歉却什么都默许的母亲。他讨厌这个家里所有人的相处模式,他痛恨自己的懦弱,他甚至觉得那个男人死了就轻松了。

可是他依旧期待着那一点点的不可能的妄想。

他希望自己的父亲也可以像其他人的父亲一样,或者说,像自己小时候一样。他记得那时候的事情,男人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一定是给自己一个吻,然后和闻声出来的母亲拥抱。他怀念那些足以让他珍惜一辈子的记忆中父亲的一切,即使再也回不来。

他甚至卑微的祈求上帝,是否有一天可以给自己一个救赎一个希望,然后又嘲笑自己这个时候了还在幻想。

直到他遇见Lily。

就仿佛是迷情剂带来的感情,炽热而强烈,无法抵挡。

也许这个形容俗气而老套,可是对他来说,他是在想不到除了阳光以外,还可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女孩,形容这个女孩对自己而言的重要性。可能就是阳光于嫩芽,露水于青草。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说自己是嫩芽。

他在和Lily说话的时候总能成功的过滤掉那些不太礼貌的词汇,他从不像对Potter一样,极尽自己的词汇量去讽刺或者说是人身攻击。他当然想把一切最好的呈现给她,只是可惜,他没有成功。

.

[尾]融于骨血

.

他在等待死亡的到来。

心脏跳动的频率慢的不行,他觉得自己能听到这个器官跳动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敲打在耳膜上。

他还记得在她掌心开合的小雏菊,他还记得躺在草地上的时候碎草叶扎的耳朵有多痒,他还记得他们牵着手看着天空时候她掌心的温度。他开始舍不得了。

他费力的抬起手,盯着自己的手指摇了摇头。这几乎消耗完了他全部的力气。这双手粗糙又不纤细,因为常年处理魔药材料而带有厚茧的指尖泛黄,上面还有一些疤,或深或浅。

这双手可真是不好看。他摇了摇头。

随即吃力的半仰过头亲吻了自己的指尖。

After all this time ?

"Always."

.

.

.

*小雏菊花语:隐藏在心底而未说出口的爱。

.

END

评论
热度(14)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