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齿魔药

健齿魔药

非原著走向

SSHP

甜腻腻

无玻璃渣子放心食用

.

.

.



.

I can feel you now.

I'm not alone.

I always know where you are.

.

[一]糖分不能过量摄入

.

Snape觉得最近自己的健齿魔药做的有些多。

不只是一个牙快掉光的老人,现在还加上一只巨怪。

一个有了白头发依旧爱吃糖的巨怪。

他看了看一旁捂着腮帮子的男人嗤笑一声。

"看起来救世主要被蛀牙打败了。"

男人皱起脸从背后抱住Snape。

"打败我的不是蛀牙,是你的魔药Severus。"

他看起来还不错不是吗?还有精力跟我闲扯。

"如果你的魔药不这么难喝我一定会更高兴的。"

是想让我为了他那愚的味蕾改变魔药的味道?不。这完全不可能。

魔杖又顺时针转了一圈。

"不,这没有可能。Mr.Potter。"

他清了清嗓子"这会改变药效。"

"你可是魔药大师Severus!"男人抓紧自己的头发"你一定知道什么办法让它不那么难以下咽。"

噢,是的,我当然有办法。没准还能让它有甘草棒棒糖的味道。

可是味道恶心一点才能让你稍微长记性。

记住老人实在是不适合吃柠檬雪宝巧克力蛙南瓜饼覆盆子雪糕还有那见鬼的甘草棒棒糖了。

他冷哼一声看着Potter又皱着脸灌下去了一瓶魔药。

祝你身体健康,波特先生。

.

[二]情敌需要阿瓦达

.

最近波特先生的桃花特别多。

不说霍格沃茨的小巨怪,傲罗部的姑娘们这是一个接一个的往前拥。

不同的是以前Snape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至于为什么知道。

"我能为Mr.Potter生下Potter家的后代。"

"您是男人,以前还是食死徒,您会毁了他的前途。"

"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我希望您能离开他。"

冒冒失失又没有大脑女人。

Snape笑了笑。显然这个动作让女人吓了一跳。

"是的,如您所说。"他清了清嗓子。

"我是一个男人,无法为Potter生下后代。我是一个食死徒,会毁了他的前途。我阴沉刻薄油腻腻,"他的语调微微上扬"甚至他都不能上我。"

他放下手中的书,敛下眉眼。"所以呢?"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什么让你这狂妄自大无知愚蠢如同巨怪的女人,来到我的办公室,跟我说这些无意义的废话?"

他站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拔出魔杖轻轻点了点。

这差点让女人以为这个前食死徒要攻击她。

银色的猫咪从魔杖顶端跳出,顺着男人的裤腿爬到肩膀上,脑袋在他的脸上蹭了蹭。

"他会占据我生命的全部。现在是这样,以后也会是。"

所以你最好在我给你一个阿瓦达之前滚出我的办公室。

.

[三]波特先生有任性的权利

.

波特先生总是喜欢带着一身血回家,然后看他的Severus板着脸搬出一整个魔药箱子。他甚至有些享受男人恶狠狠的眼神和那张喋喋不休表现出主人担心的嘴巴。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嗜好让他觉得自己有些变态。他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可奈何。"噢谁让Severus这么可爱。"当然他每次这么做的后果都是下不了床。

不过波特先生乐此不疲。

直到有一天他不这么玩了,他的小可爱Severus受伤了。

是的他不得不说,格莱芬多有时候就是巨怪。

他半眯着眼睛冲着脸色惨白的男孩笑了起来,魔杖轻轻挽了个花。显然这个动作把男孩吓坏了。

"说说吧男孩,如果你不想我灌你吐真剂或者直接给你一个夺魂咒的话。"

"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才会把没有处理好的材料扔到锅里的嗯?"

他没想让男孩说一句话,就像Severus对待小时候的自己一样,想到这里他突然笑了笑,随即想到躺在医疗翼的男人还因为疼痛皱眉恶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是的我知道你讨厌他甚至觉得他是个邪恶的男人。"

"但是。"他换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笑的温柔。"他是我的。"全然不顾男孩惊讶或者说是惊恐的表情。这句话让他好受了很多。

"你没有任何资格可以让他受伤。"他又想了想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个孩子记忆深刻。

"好了男孩。我给你个钻心剜骨怎么样。"

然后在男孩的尖叫声里微笑。

你看对付格莱芬多,尤其是这种没有大脑只会惹事的格莱芬多的时候,只需要把他们吓得快尿裤子就好了。

这时候他们的仇恨值很快就会转移,也许不久以后我就是"第三任黑魔王"了也说不定。

男人吃了一块小曲奇。

.

[四]婚礼恐惧症

.

"噢我终于可以结婚了!"

来自参加同学婚礼突然大喊大叫的救世主Potter。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下个月的月初,黄金男孩,如果还是男孩的话,要和校长兼魔药教授Severus Snape结婚了,在霍格沃茨。

"见鬼的Potter你的大脑被羊粪石塞住了吗!"

"噢Severus我只是太高兴了!你要理解一个人...."

"不我一点也不想理解你,Mr.Potter。"

虽然这么说但是日子到了魔药教授依旧换好了礼服又在老友的督促下洗了头发换了发型。

"你知道我对容光焕发咒特别的在行,Severus。这可是你要结婚,我简直不能想象你要顶着黑眼圈走上地毯。"老Malfoy抬着下巴,Harry甚至觉得他的脸在发光。

"如果你需要一瓶脱发魔药的话,Lucius。我乐意效劳。"男人勾起一个足够带有恶意的假笑,"所以把你的魔杖和熏香拿的离我远一点。"

"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Severus。"

好吧暂且不提这个。我们来看看波特。

虽然Potter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适合白色,但是一个Malfoy的审美永远是走在时代的最前沿的。这当然不是他说的,来自从小用发胶用多了所以毕业以后开始谢顶的Malfoy家的小少爷。

"看看你的头发,疤头。它们就像一只炸了毛的护树罗锅。"

"护树罗锅什么时候有毛了?"

"彰显你的无知,大难不死未婚的男孩,它们从来没有毛。"

好吧,他叹了口气。我就不该说话。

.

[尾]情话你要悄悄讲

.

“那么,我们正式开始仪式。Harry·James·Potter,请举起您的魔杖起誓,您愿意和您面前的这位男士结合吗?”

"我愿意。

一条散发光点的锁链缠绕上两个人的手臂。

“无论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健康或者疾病,您愿意永远与他分享您的生命、荣誉和财富,永远不离不弃,爱他,珍惜他,知道你们一起走向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我愿意。"

第二条锁链缠绕上去。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个锁住双方的足够华丽的链子是样子货,但只有Severus知道,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通过它涌进自己身体的魔力和生命力。Potter的脸开始变得苍白,他觉得男孩连维持笑容都费力。

"Severus·Snape,请举起您的魔杖起誓,您愿意和您面前的这位男士结合吗?"

"我愿意。"第三条锁链。他开始觉得这场仪式因为和他交握手臂的男人变得让人烦躁不安。

“无论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健康或者疾病,您愿意永远与他分享您的生命、荣誉和财富,永远不离不弃,爱他,珍惜他,知道你们一起走向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我愿意。"最后一条锁链。

“我宣布,契约达成。"锁链在空气中溶解,细碎的光点融入两个人的身体。

Snape猛的起身几乎是冲到男孩身边。

"这不值得,男孩。"

"您还有半辈子可以让我知道我的决定是值得的不是吗Severus?"

"不事实上我已经没有那个半辈子了。"

"那就用你剩余的所有时间。"他嘟囔着。

"所以,现在该新郎给我一个吻了不是吗?"

波特先生永远知道如何终止话题。

.

.

.

END


评论(2)
热度(60)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