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犬饲养手册[SSSB]

宠物犬饲养手册

非原著走向

SSSB

甜腻腻慎

无玻璃渣子放心食用

.

.

.



.

魔药制作间:

[Sirius Black与狗不得入内]

"...Wait ?!"

.

[一]玩具很重要

.

Snape从来没想过,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睡觉的时候居然还要抱着一个毛绒娃。

那种幼稚的粉嫩嫩的毛绒娃娃。

他皱紧了眉头把那个粉嫩嫩的东西从自己床上扔下去。

"嘿!"毛绒娃娃被紧紧的抱在怀里。"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小家伙!"

"我当然能,西里斯·三岁·幼稚鬼·失眠·掉毛·布莱克。"

是的魔药教授对于每天早上看见自己手臂空空,床上的另一个人小心的抱着玩偶的事儿忍到了极限。

"好了Black.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

他清了清嗓子看着男人抱紧了玩偶一副警惕模样。

"第一,让你的玩偶睡沙发,你留下。"

"第二..."他看着男人丝毫没有放松的动作,顿了顿。

随即拿起魔杖把男人的东西打了个包,扔了出去。

"Get out. "

.

[二]顺毛教程

.

Sirius从来没想过,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居然会为了一个毛绒娃娃把自己扔出来。

那种可爱的粉嫩嫩的毛绒娃娃。

他皱紧了眉头又把娃娃往自己怀里塞了塞。

"嘿Harry你能想象吗!他怎么能这样!他居然为了一个娃娃把我扔了出来!"

"他当然能,Sirius。"男孩揉了揉额角。"事实上你抱着这个毛绒娃娃的样子,确实有那么点..."

他努力让自己的措辞不那么直白"...惊悚。"

这次大狗的耳朵都要耷拉下去了。

鉴于连教子都不能理解自己的喜好,赌气的大狗坐到了拉文克劳的餐桌上。

为什么不去小灌们的餐桌?

不他们看见我的时候都不吃饭了。大狗有些沮丧。

"今天的牛排有点硬不是吗?"

他在努力的和身边的小姑娘找着话题。

显然他没有看出来女孩已经快躲到餐桌底下了。

"Sirius · Black?"

这上扬的语调和声音,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大狗在心底尖叫。

"Se...Severus ?!"

"看起来格莱芬多的大情圣已经忘记我的名字是Severus·Snape,而并非SeSeverus·Snape了。"

不不不不不不天哪。

"不等等Severus你听我说?!"

"听你说...今天有几个女孩拜倒在你的长袍下?"

好吧好吧。大狗皱了皱鼻子。

捧起男人的脸轻轻亲了亲他。

"我只喜欢你一个。"

.

[三]病号宝宝

.

大狗如愿以偿回到地窖。

代价是第二天起不来床以及发烧。

"你最好能乖乖的张嘴喝药,Black."

噢我爱死了他挑高眉头的样子,但是如果能放下手里的魔药就更好了。

"喝这种味道像臭水沟里面的鼻涕虫一样的魔药,呕。"

我得说的恶心一点,没准他一心软还能不让我喝?

"你喝过?"

算了我收回前一句话。

"....."

大狗不高兴了,大狗不开心了,大狗要哄,大狗要抱。

"我要喝巧克力味的我喜欢巧克力!"

他瞅着男人眨眨眼,觉得宁可发烧也不要喝这种东西。

男人叹了口气"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当然是你喂我啊!"他肯定极了男人不会喂他。

不过他下定论的时间稍微有点早。

"...?!"

梅林!

他是应该先惊叹男人喂自己,还是自己喝到的是巧克力味的魔药?

"现在你需要好好的睡觉了,病号宝宝。"

大狗觉得自己的脸红了但还是咬咬牙。

"Give me a big hug, Severus!"

.

[四]生日礼物得自己拆

.

大狗在想自己送男人什么礼物好。

魔药?不不不,这没有任何意义。

魔药材料?不不不,这没有任何意义。

坩埚?不不不...

够了Sirius·Black ?!

为什么你只能想到和魔药有关的东西!

你纵横霍格沃茨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了吗!

呜。

他委屈的咬住自己的尾巴皱了皱鼻子。

最后叼着自己的垫子窝在男人脚下。

宽松的裤腿遮盖一部分脚面,裸露的部分苍白且遍布淡青色血管。

咕噜。

他发誓他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了。

"呜。"他把脸埋在自己的爪子中间。

"饿了?"男人侧头看他。

噢是的,我想我有点饿,不,可能不止一点。

"你这本书还要多久才能看完?"他站起身。

"恐怕还要很久,"男人揉了揉额角"你去睡觉多动症先生。免得明天精力旺盛的追着自己尾巴跑。"

他居然叫我多动症先生。大狗皱了皱鼻子拿走男人手里的书。

"一起睡。"他扬了扬下巴。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Mr.Black睡觉也需要别人陪着了?"虽然这么说男人还是起身往卧室走。

"因为我需要你让我不那么精力旺盛。"

这是的很好的邀请不是吗?

––––––––––––––––––––––––––––––––––

他挑高了眉头拉过男人的手搁在自己的胸口。

"感觉到了吗,Severus?"

"My heart beats only for you."

"Fuck me. "

.

直到第二天早上大狗揉着自己的腰起床的时候。

他才想起来。

"Damn it ?!"

忘了说生日快乐了。

.

[尾]当我们在一起

.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讨厌甚至憎恨的人在一起。

他对自己恶作剧的次数比他上课睡觉的次数还多。

他自大,狂妄,幼稚,暴躁,不懂得什么是尊重。

可他真诚,执着,坚强,善良,认准什么都不放弃。

他会为了讨自己开心偷偷跑到禁林里面采集月见草。

虽然把草叶咬的破碎外加一身伤口会被自己训。

但他从未因自己的担心闹脾气或说一些不经大脑的话。

男人勾了勾唇角喝了口咖啡。

"嘿Severus!下雪了我们去外面走走吗!"

是的他还跟聒噪。

咋呼,多动症,坐不住,折腾。

他拿起魔杖给蹦跳的男人加了一个保暖咒。

"闭上你的嘴,Black。"

但他肯定是最适合自己的人了。

不过如果他的毛掉的不那么厉害,男人紧了紧衣领。

"桌子上有脱毛药剂,Black。"

我想我会更爱他。

.

.

.

END


评论(29)
热度(60)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