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

听他说

非原著走向

SSHP

虐慎

.

.

.

[序]

.

I have never never love the man as I love you, And I never shall again.

.

[一]妄想

.

孩子们都喜欢他。

因为他会讲很多故事,从早到晚,无一重复。

他知道很多千奇百怪的咒语,不过他从来不用。

有个孩子问他为什么。

"因为我的咒语只会为一个人用噢。"

孩子们说他只会吹牛,其实什么都不会。

他只是笑了笑开始下一个故事。

每次老人讲起自己年轻时的事,孩子们都走开,留他一人絮絮叨叨说上一整天,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他们都觉得老人得了妄想症,什么门牙赛大棒,什么清泉如水,什么霍格沃茨。

甚至连老人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些记忆是不是真的。其实他只要用一次咒语就可以证明了。

他拿起魔杖又放下,叹了口气。

.

[二]岁月不及

.

他开始觉得行动不便,记忆力也愈发的差。

他拿着自己的眼镜找了眼镜一上午。

他在为花浇水的时候摔了一跤。

他站起身的时候开始觉得和自己一起变老的骨头在疼。

他已经没办法走到厨房给自己做饭,他根本站不了那么长时间。

可他依旧固执。

即使魔杖永远放在胸前的口袋里,他也不愿意拿出来施展一个飞来咒,就算能节省他很多的时间。

他坚持着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根本不是承诺的承诺。

他想如果自己死了以后可以见到那个人,他还能自豪一点的说,起码自己的承诺他遵循了。

就算没有任何意义。

他把脸埋在掌心,他甚至都哭不出来。

.

[三]如果记得

.

他忘了自己吃没吃过饭,忘了每天早上一定要把头发打理得服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快要忘记。

可他依旧没有忘记那个绝对不能忘记的人。

还有那些本想带入土的故事。

"Look at me."

这几乎使他无法入睡。

老人脸色愈发苍白,眼眶也挂了阴影。

邻居担心他的身体坚持让自己的小儿子时常去看看他,男孩当然乐意,毕竟老人的故事很多。

男孩帮了他很多忙,这让他能有更多的时间休息,让自己能够更加精神一点。

"男孩,过来。"

他侧了侧身子,这让他有点吃力。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魔杖。

"这可能是我要讲的最后一个故事了。"

这句话显然有些吓到男孩,他嚷了起来。

"不你不会死!我妈妈会送你去医院!"

"听着,听着,"他咳嗽了几声。

"我们玩个游戏好吗?"

"记住我的每一句话。"

"明天早上让我考考你还能不能记得住。"

.

[四]都是梦

.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他是我的老师。"

"你们在一起了吗?"男孩睁大了眼睛。

"不,没有。他从不爱我。"

他看着男孩笑了笑,觉得自己有点难受。

"可能你们一直觉得我说的不过是梦。"

"可他们真的都存在。"

老人终于拿起魔杖轻点,一个小小的光点从顶端亮起慢慢浮到空中。

"Severus Snape?"男孩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声音"这名字可真拗口。"

银色的牝鹿围着男孩绕了一个圈儿。

"这是守护神,为最幸福的记忆凝聚,用来驱散黑暗。"

"你最幸福的记忆是什么?"

他苦笑。

"就算知道不是真的,他说——他爱我。"

怕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梦,连自己都开始不相信自己,怕一觉醒来还是十一岁的自己,怕一觉醒来发现其实他的教授从来没有存在过。

怕自己坚持这么多年的东西只是妄想。

"我看着他死,却毫无办法。"

"我甚至都不能把他带回家。"

"好了男孩,我累了。"

"晚安。"

窗台上的日光兰卷了细叶,花苞终于打开。

.

[尾]毒素

.

Snape爱Potter。

只是Potter从来不信。

他在Snape身后追着跑了整整一个年少,才得到一个并肩的机会。

可是这个机会太短暂,他都没来得及抓紧。

男人要死了。

在自己的怀里。

那一刻他除了哭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好好保护自己,男孩。"

他甚至都没能带走男人的尸体。

"我爱你。"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但他觉得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让伏地魔活下去。

他得让男人放心,自己有可以保护自己的能力。

"阿瓦达索命。"

.

Snape到死都没有让Potter明白自己有多爱他。

Potter到死也没有相信Snape是真的爱自己。

.

.

.

END

*日光兰花语:我的懊悔跟随你进入坟墓


评论(6)
热度(17)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