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here

I'm here

[HPSS]

非原著走向

也许是发糖

.

.

[Severus Snape 一辈子都将躺在床上,用他引以为豪的魔药吊着命。]

显然这个魔药大师无法在这件事上为自己在做出什么。

当然,其他人也不行。

他只能这么熬着。同样熬着的还有救世主。

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煎熬。

他的手可能要陪伴他一辈子了。

.

[一]和想象不太一样

.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死。刺目的绿光和钻心的疼痛让他瞬间失去意识,也不知道隔了多久睁开眼就看见男孩大大的笑容,然后他被糊了一脸口水。

"欢迎回来,Severus. "

然后他们发现事情的发展似乎不如想象的美好,男人的身体从头部以下都没有知觉了。男孩皱皱眉头,这总比死亡来的要好多了。

"噢,这当然都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一直照顾你到老不是吗?"

"我已经半截身子都入土了,Potter 。"

"我会把你挖出来的,就像对待曼德拉草一样。"

"那么你还需要一个可以保护你的耳朵的东西。"

好吧我总是说不过他。挂着一身血的救世主撇嘴。

从黑魔王的死到男人的苏醒已经两周了,但是哈利·不洗澡·不换衣服·不睡觉·药罐子·神经兮兮·波特,依旧趴在男人的病床前面,用他的体香来呼唤他可怜的教授。

"去洗个澡,男孩,你身上的味道就像掉进了巨怪的排泄物里。"

"我这个掉进巨怪排泄物里面的人可是不眠不休的照顾你两周!"

"..."

男人张了张嘴没出声。

救世主也是。

.

[二]当我无法移动

.

圣芒戈的医生说男人永远无法被治愈,魔药也不会起任何作用,能在阿瓦达索命咒之下存活就应该感谢梅林。救世主抓着他的魔杖拿手边的一切东西去砸他。

"停下来,Potter."

"我想他说的对。"

男人接受了这个说法,没有任何反抗。

"你怎么能听他们胡说!"

"我一定会让你再次站起来站在你的坩埚前面。"

"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不能让你就这样.."

他一时间找不到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男人现在的状态,只能说话,只能呼吸,甚至连去厕所,都要男孩帮助他。噢,见鬼,虽然我真的很愿意看到那些,那些。

"你在这。"这个回答有些不着边际。

"是的是的,我在这儿,一直在这儿。"声音沙哑带有浓重鼻音,还有点哽咽。

.

[三]甜奶油和熟杏子

.

男人已经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心里不再膈应。

他的生活里只有男孩一个人,忙前忙后。

而他也突然意识到,没有这个人自己都活不下去。

这个意识让他不舒服了一阵。

这个不舒服在男孩回家以后就消失了。

"生日快乐,教授。"虽然他不是特别喜欢吃蛋糕。

"我已经不是你的教授了,希望你的记忆力退化的再慢点。"也不是特别喜欢玫瑰花。

这么说着他还是艰难的亲了亲男孩的脸,虽然这个动作让他额头冒汗。

甜腻的奶油,还有这,见鬼这是什么?急于将口中的食物吞下去却差点被噎住。

他把嘴里硌了他一下的东西吐出来。

一枚小小的戒指。

"你当我是女人吗,如此恶俗老套还女性化.."

男孩给了他一个轻轻的吻,还带着奶油味。

这似乎也不是这么糟糕。

"我想和你结婚,Severus 。"

第二天救世主的同事们发现他戴了一枚戒指。

他们想了很久这个女主人应该是谁,当然猜不到。

按前魔药教授的话来说的话,如果救世主没有耳朵,那么他的嘴巴就裂到后脑勺去了。

虽然这个假设并不成立。

.

[四]时间跑的有点快

.

Severus Snape 觉得时间过的似乎有点快。

他在男孩脑袋顶上看见了白头发。

是时候了。他想。

他买了一只羽毛笔,当然是让波特帮他买的。

男孩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这个笑容让男孩长大了嘴巴。

.

男人的身体恶化速度突然加快,快得让救世主有点反应不过来。

每次呼吸都带着杂音,脸色青白的几近透明。

他的嘴唇抿的太紧了。救世主有点伤脑筋。连自己的舌头都撬不开。这时候他脑子里还灌满了黄色废料,紧接着圣芒戈的回应就给他打懵了。

他们让他准备葬礼。

嘿,嘿。

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怎么敢动他的东西?不不不我们不走。后面等着多少人都不走。

救世主举起了他的魔杖。

"你在逼我,先生。如果你再敢靠近一步,不,半步都不行。我会毫不犹豫的,给你一个阿瓦达。"

他的手有点抖。

脸色难看的和男人差不了多少。

"放下你的魔杖,Harry。"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吃力。

"过来不然你要被扣分了,男孩。"

平躺让他呼吸困难。

男孩轻轻给他抱在怀里,觉得这一幕和几十年前没什么差别。

只不过那时候他以为男人死了,这时候男人是快死了。

他要离开他了。

不应该这样的。

Severus Snape 有幸看到了救世主的眼泪。

多的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

[五]我爱你

.

男孩带着男人回家了。

他知道如果用那些魔药能让男人陪自己更久。

"我活的够久了,至少让我死在家里。或者说,死的更有尊严一点。"

这就像我亲手杀了他一样。

男孩坐了一个晚上。

男人说让他自己待一会,就一会不会有什么事。

"而且我更愿意死在你面前,"他费力的扯出一个笑容。

"这样你就能记恨你的前魔药教授一辈子。"

那只羽毛笔跟着男人缓慢的语速在纸上写,男孩在门外走来走去焦虑不已,开始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他打开门进去,坐在男人身旁,把脸埋在他的颈窝。

"我知道我这样有点自私。"

"但是我真的舍不得你。"

"可我又不想看你这么难受。"

"我怕。我怕我看着你死。"

男人想抬手抱抱男孩,他感觉自己的衣领湿透了。

最后还是男孩抱紧了他。

男人叹口气。

"别怕,男孩。"

"你可是救世主,大名鼎鼎的黄金男孩。"

他在努力让自己轻松一点。

"我熬了太久了。"

"如果没有你可能我都醒不过来。"

"现在听我说说,我觉得时间不多了。"

"我会死,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样子我都会死,这无法避免。"

他亲了亲男孩的耳朵。

"别哭了停下来。"

他又亲了亲男孩通红的眼睛。

"我爱你。"

.

第二天救世主多了一根魔杖,按他的话说,这可是他的另外一条命。

.

[尾]I'm here

.

Severus Snape 又一次的睁开眼。

没有疼痛没有禁锢,他甚至以为这是一场梦。

紧接着他又看见了救世主。

这是种说不清的视角。

"嗨,Severus,好久不见。"

男孩又把嘴巴裂到了后脑勺。

"是的男孩,"他端坐在画框里摸了摸戒指。

"好久不见。"

.

.

.

END

评论(10)
热度(41)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