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错过就是一辈子

[双向暗恋BE]  

[SSHP向 虐慎]


    [序]

    Severus Snape错过了很多东西。

    就恍如一把握在手中的细沙,它悄然从指间的缝隙滑过,不停息,也没有丝毫留恋。唯余无可奈何的悲哀。他不想错过,但梅林并不眷顾他。

    一次又一次,他与所有珍视的人擦肩而过,心底那缕模棱两可的温暖感也渐渐消逝在时间长河。

    战争结束了。他是不是可以活得自私点?作为一张画像。也是讽刺,画像有什么死活可以谈论。

    沉重的枷锁可以卸下,臂上丑陋的印记不会再有痛觉——多美好的一件事情。

    记不清这已经是他死去的第几年。一成不变的画框早就沾染尘埃,有时他能在校长室看到坐在这里微微愣神的Harry。

  

[一]来自Severus Snape

.

    他从来不和男孩说话。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即使孤独感淹没躯体,灼伤灵魂,他甚至不正眼看一下他。这种相处模式维持了多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有一天,男孩亲了亲自己所在的画框。

  “..Professor?”微微上扬的语调当然压抑不住声线的颤抖还有失措。“我要结婚了。”是的是的这个男孩陪了自己得有十年了。他总是要成家的。

  “恭喜。”从一开始的刻意冷落,到现在似乎是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得。厌恶自己的心慌,更是厌恶这个男孩为什么要特意和自己说。这是不是可以代表自己这个令人厌恶的魔药教授,在救世主眼里,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存在的意义?只是也许。

      .

     他又在这个房间里坐了不知道多久。他听着男孩每天兴冲冲跑过来冲他傻笑,看着他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他面前的椅子上落了灰。他有点难过。

.

   [二]来自Harry Potter

.

     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个可爱的女孩。他大喊大叫抱着孩子给每一个人看。独独少了校长室的老男人。他好像把这个人忘了,放在了记忆里没有拿出来。

     他的女儿一直没有名字,直到一岁。“Professor!”他推开了门。瞬间的安静让人心慌,好在男人看人时给人独特的压迫感依旧存在,没有任何削弱。他松了口气,虽然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

  “我希望您可以给我的女儿起一个名字。”他这么看着画框里面的人,他知道如果自己一直这么盯着男人,男人总是会妥协的。“Emerald·Potter.”

     他读了几次名字,生涩而拗口。他甚至满心苦涩的想,这是不是男人对他不满或者厌恶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但是他还是这么叫着他的小女儿。万一以后记忆不再能够支撑他回忆,他还可以从自己的女儿身上,看到一点男人的影子。男孩这么想。

.

   [三]来自Severus Snape

.

    “我觉得我已经,尽我所能的把我想说的表现了出来。”

     “可能Potter的大脑构造不足以分析出这么明显的讯息。”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看了这个男孩多久了?

        从他还是一个孩子,到他成为了一个父亲。娶了贤惠的妻子,有了可爱的女儿。

        太久了。他皱紧了眉头。自己被束缚了太久了。从Lily到Potter,太久了。

         至于自己为什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坐在画框里这褪了色的破木椅子上,他看了看自己的手。修剪整齐的指甲,指腹因为常年制作魔药被熏的发黄,与魔药材料接触的手指尖带有薄茧。这不是一双好看的手从来不是。也许自己,只是也许,只是想握一下这个男孩的手。哪怕隔着一层画布,哪怕隔着一个世界。

     男人握紧了拳,不过没有这个必要也没有这个可能不是吗?自己只是一个阴沉刻薄不讨人喜欢的油腻腻的老男人。他发出一声嗤笑,嗓音沙哑带着浓重鼻音。是的这个男孩这么想自己想了恐怕得有三十年。他有了妻子有了儿女,我只不过是一个有着变态一般爱好的令人恶心的老男人。他将脸埋在手心,眼眶干涩。是时候了,没错是时候了。

     也许这个男孩早就知道自己对他抱有什么样的心思,从他这些年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就能看的明白。够了Snape够了,结束吧。离开这个自己待了一辈子的地方离开这个画框,离开这个自己看了一辈子的男孩,自己也看了他半辈子了,够多了。

.

  [四]来自Harry Potter

.

     过了很久,久到他再次来到校长室时,看到的画框变空。他甚至松了一口气。

     直到他女儿嫁人。是的我的小公主嫁给了一个法国佬。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他不喜欢这个男人,但是女儿喜欢,噢,这可真是让人难过极了。

      他想了想,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如果你不对她好,你的脸就要遭殃了先生。”这个金发的男人冲他笑了笑。“我一直想说,您给您女儿起的名字真好。”这么突兀的一句话让他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男孩,对一个父亲拍马屁可并不能收买他。”潜意识在逃避这个话题让他有些不舒服,正准备跟女儿道别就回家,这个开朗的小伙子就拉住了他。“毕竟她是您的绿宝石,就像您的眼睛一样,真浪漫不是吗?”

     “...?!”

       他顾不得跟女儿做一个最后的道别,或者是得到一个女儿充满爱意的吻。

       幻影移形。

       他跑遍了这个城堡的各个角落,甚至低声下气的请求皮皮鬼告诉自己男人在哪。他生活了七年的地方竟没有一个角落还存在男人的影子。他就这么消失了。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是吗?”

       是的教授等了他三十年。

       从他还是一个男孩,到他成为父亲。

       男人终于觉得就算自己成为一幅画,时间也太久了。“我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永久的。”

.

    [尾]

.

       [Severus Snape篇]

.

       第二天家养小精灵在打扫校长室的时候,在地面上捡起一个倒扣的画框。画布上除了一把扶手掉漆的破木椅子以外什么也没有。

       它只是以为魔法因为某种原因失了效,或者画框的主人去串门了。它又将画框粘在了墙上。

       只是时隔多年,这画框却是再也没人回来过。

.     

       [Harry Potter篇]

.

       后来老波特的一头乱发不再需要理发套装来打理,他也再也拿不起属于自己的扫把。他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就像年幼时在壁橱里面所做的那样。只不过那时对未来无限期待,现在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他看了这个男人多少年?七年在这个城堡,也许剩下的十年也可以这么算,只不过是在画框里,再也接触不到。剩下的十三年,却是男人在看他了。原来能感受到的注视是真的没了。

      好吧好吧,老波特皱眉,男人直到走,也没和自己说什么。这十年除了一路恭喜一句Emerald·Potter,没有任何回忆。他有点难过。也许不是男人没有暗示,起码从他给自己女儿起的名字上,可以看出那么一点,哪怕一点。自己只是不敢想,不敢当真。

     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咬紧了下唇。他们终归没有交集。老波特懊恼自己的反应迟钝,也懊恼自己的胆小。却也无可奈何。他还是结了婚,有了孩子,放任男人孤老一生。

.

.

.

END


评论(8)
热度(14)

© Greco | Powered by LOFTER